普通会员

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

民航、会展中心、厂房等

香港马报东方心经图库
互联网再现抱团大战谁拆散了美团与抖音?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8-29  浏览次数:

  在移动互联网商业史中,有两位来自福建龙岩的创业者,均完成了相似的壮举——在 BAT 环伺的竞争格局下,以黑马之姿突出重围。

  一位是美团创始人王兴,另一位是字节跳动(抖音)创始人张一鸣,再加上雪球创始人及董事长方三文,组成了业界广为人知的 龙岩三杰 。

  王兴与张一鸣相识多年,还曾有过一同创业的经历。从业务上来说,抖音强于流量、种草场景,美团长于商家资源、线下供应链与服务能力,两大平台理论上也有着非常强的契合效应。

  试想一下,抖音与美团一旦形成紧密的合作关系,快手与饿了么势必会陷入更加被动的竞争局面。

  然而先有美团与快手 互联互通 ,后有抖音牵手饿了么,既是老乡又是老友的张一鸣与王兴,为何始终没能再度联手结盟?

  我们其实很早就认识,都是福建龙岩人,父母的房子可能也就差个十几公里。 王兴曾讲述过于张一鸣在 老乡 这个身份上的渊源。

  实际上在早年间的公开场合中,王兴和张一鸣对彼此的评价都很高。王兴认为张一鸣充满理性,学习能力强且足够专注;张一鸣眼中的王兴,好奇心和求知欲旺盛,知识面广泛。

  时间回到 2007 年,两人真正在创业上的交集便是在彼时的北京。这一年王兴创办饭否,张一鸣辞去酷讯技术总监职位,选择成为王兴的技术合伙人。

  不过两人的共事时间也仅有两年,2009 年饭否因内容问题停运,张一鸣与王兴就此走上了不同的发展轨迹。

  2011 年王兴创立美团,一头扎进团购大战中,随后的 2012 年,张一鸣创立今日头条,开始构建内容上的庞大版图。

  王兴颇具代表性的便是其 无边界 论,他曾坦言美团的边界就是没有边界,不应该给自己设限。他做执掌的美团,便是这套理论最具代表性的商业实践。

  从最初的餐饮团购,到外卖、机票酒店、旅游景区、打车、共享单车,在到后续的跑腿代购、超市生鲜、社区团购以及逐渐延伸的即时零售、电商等等,美团的业务版图几乎覆盖了用户衣食住行游购娱等方方面面的需求。

  我不太担心现有的竞争对手,我一直在思考有没有更新的模式。8 年前,美团从 千团大战 中脱颖而出时王兴就曾说,其他巨头们的优势是有流量,但光有流量是不够的,他得有实际的商户,有整个运营体系,愿意干苦活累活。

  王兴十分精辟地总结了美团的优势所在,这也是后续多年来美团能够以 野蛮人 之势主动出击,不必过于担心大本营被偷袭的核心原因之一。

  有趣的是,张一鸣也曾评价自己 做事从不设边界 ,这样的风格让抖音最终站在了美团的对立面。这一次,跨界而来的 野蛮人 不再是王兴,而是张一鸣。

  在张一鸣的掌舵之下,从今日头条到抖音、TikTok,越来越多的业务线被装进字节跳动这个庞然大物中。

  在视频、资讯、社交、教育、游戏等多个领域的布局之外,字节跳动的野心还显现在电商、本地生活等诸多方面,这必然会与美团 撞个满怀 。

  早在 2020 年 3 月,抖音就升级了企业号推出团购功能。当年 12 月,字节跳动商业化部在调研美团本地生活业务构架基础上,成立专门拓展本地生活业务的 本地直营业务中心 。

  例如抖音本地化业务与字节跳动商业化团队合作,分别负责产品、运营与地推销售。抖音更是直接将本地生活团队转移到了上海,被外界解读为便于直接从美团、大众点评处挖人。

  ZAKER 新闻在招聘平台也发现,抖音在各地市场均有本地生活相关岗位的招聘,且其中大部分强调了 具备本地生活服务类 O2O 平台经验的优先 。显然,这类平台的头部阵营中,便有美团。

  在 App 功能上,抖音在同城页面中加入了地图服务,用户可以在里面搜索到美食、景点、游玩等相关的短视频内容,通过短视频内的门店地址,在线上购买商品,再到线 月,抖音被曝出组织架构调整,直播负责人韩尚佑兼管本地生活业务。随后抖音本地生活业务与直播业务开始了高频联动,电影票、酒店团购等众多本地生活业务均能在抖音直播间中找到身影。www.990kj.com

  抖音也不断鼓励探店达人现场拍摄,给予一定的流量推荐,更利于创作者的内容得到更好的曝光和涨粉,进而提升本地生活流量社区的活跃度,为具体的业务导流。

  另据媒体爆料称,抖音在 2021 年调动了上万名地推人员,在全国各地进行地毯式宣传,鼓励商家店铺在抖音开直播。

  除了发力地推和承诺提供流量扶持之外,抖音还对入驻商家开出了许多诱人条款,包括零抽佣、零元团单提点等,颇有千团大战和外卖大战时的竞争风格。

  到了 2022 年,抖音在春节前完成了对票务平台影托邦的收购,这被视为对标美团猫眼电影的举措;测试 心动外卖 服务,布局外卖市场,也曾引发业界关于抖音与美团竞争话题的探讨。

  无论是吃饭还是看电影,抖音上的团购券确实很划算。 有用户对 ZAKER 新闻表示,在刷短视频的时候看到合适的优惠券广告,就会很自然地下单购买,不用再特地打开美团、大众点评去搜索、下单了。

  显然,在产生消费的场景上,美团有点吃亏。美团一直崇尚用 高频打低频 的策略获得竞争优势,然而如今抖音短视频成了 高频 ,自己的美团 App 反而成了 低频 。

  即便从最为直观的业务分流上来说,字节的这一系列布局举措也都会实实在在地对美团带来冲击和挑战。

  另一方面,早年间王兴认为,既有强大的线上流量,又愿意构建整个线下体系、干苦活累活的平台,才会对美团造成威胁,而当时几乎不存在这样的巨头。

  谁也不会想到,多年以后符合条件并且对美团发起进攻的互联网巨头还是出现了,而掌舵者正是王兴的老乡、老友兼曾经的创业伙伴张一鸣。

  美团也迅速作出了调整,强化美团 App 及大众点评的短视频、直播内容生态,以及与抖音的宿敌快手完成 互联互通 式的结盟。

  这场合作,让快手获得了美团的海量商家资源开展流量变现,美团则可以借助快手的流量优势和在直播领域的运营经验,补齐自己的短板。

  这其实与抖音不断布局本地生活业务的逻辑有着异曲同工之处,基于此也有不少分析观点指出,抖音给美团带来的竞争压力,或许是促使美团结盟快手的原因之一。

  或许腾讯也是让抖音与美团渐行渐远的重要原因之一,美团与快手除了在业务层面与抖音有强竞争关系外,也都具备腾讯投资、扶持背景,而字节与腾讯已针锋相对了数年。

  如果不随便打压封杀应用和信息流动,腾讯就是更值得尊敬的公司了。2018 年 5 月,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朋友圈直言腾讯一边用微信封杀抖音,一边用微视抄袭搬运抖音。

  而马化腾随即回应张一鸣称,这样的言论可以理解为诽谤,并称微信并非针对抖音,而是所有外部平台都一视同仁。

  随后字节更是一纸诉状告到了北京海淀法院,称腾讯旗下微信公众号侵害抖音名誉权,并诉求 100 万元人民币的赔偿。

  2019 年 3 月,字节跳动发声控诉称。腾讯进一步升级了对字节的封杀举措,字节旗下视频社交 App 多闪造腾讯应用市场屏蔽。2021 年 1 月 7 日,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公开表示,飞书遭到了微信的全方位封禁。

  在封禁争议之外,字节还在短视频、长视频、游戏、音乐、资讯、社交、在线办公等诸多领域展开了对位竞争,其中也出现了多次针锋相对的舆论骂战。

  敌人的敌人,或许能成为朋友。从抖音与饿了么结盟不难看出,虽然抖音在电商领域也与淘宝有竞争,但依旧不影响其与阿里旗下饿了么联手对抗腾讯投资背景的美团、快手。

  对于阿里而言,能够引入抖音的流量池,以及让字节与腾讯阵营之间的缠斗变得愈发激烈,必然都不是坏事。

  对此有媒体分析指出,从战略布局上来看,阿里基本在每一个坑位上都与腾讯存在着竞争关系,亟需解决流量问题来激活各个品牌业务线,抖音的流量池便有望成为破局的 关键先生 。

  而从商业生态层面而言,抖音如若能打造一个对标微信 超级 App 式的聚合生态,必将削弱腾讯的实力,侧面利好于腾讯的劲敌阿里。

  这种种因素不断叠加之下,张一鸣与王兴,抖音与美团,都注定会背向而行,对立而视。